亚洲必赢娱乐
荣光
奋进
见证
记忆
寄语

奋斗的青春最幸福

编辑:黄海和
2018-12-04 16:39:43 来源:博贺煤电企业 【 字体:

当我大学毕业,背起行囊从山城重庆来到粤西的时候,我没有想到,就这样和家乡一别就20多年。90年代,广东是内陆城市青年的梦想,“山娃子要好好闯世界!”,我牢记父母的叮嘱谢绝恩师读研的挽留,一心来到当时的茂名电厂。远离家乡和亲人来到广东,我想过各种困难如潮水般涌来,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语言不通也会让我吃尽苦头。我所在的求学年代,普通话教学并没有普及,我操着一口标准的川音冒冒失失来到茂名:普通话?会听不会讲。白话?不会听也不会讲。茂名本地话?那简直就是外国语言了!这样一来,师傅讲什么?我不懂。我讲什么?师傅不清楚。于是,我只好选择了少说话,最后发展到不说话。就这样足足半年多,我几乎没有讲过几句话!让我哭笑不得的是,甚至有些师傅还以为我是哑巴。他们可能不知道,就在2个月前的校园里,我还拿过演讲比赛的第一名,还主持过离校前的校园大型活动,还和同学们在嘉陵江边指点江山......

然而,学习成长的岁月却是温馨幸福的。当时大家这些毕业的学生都统一住在厂区的小楼房。矮矮的二层楼,每间房都住满了8位同事,大家上下铺,仿佛就是学生时代宿舍。第一个月的工资200多元,虽然不多,但是大家很满足。大家自制桌椅、床、电炉等家具家电,下班后,这帮锅炉仔汽机妹,围在一起,炒菜做饭,讲着彼此只能意会的家乡话,穷并快乐着。每到晚上,8位年轻人就看着锅炉房的灯光,听着汽轮机、发电机的轰鸣进入梦乡。

虽然有大半年的时间听不懂师傅的话,但我的学习没有拉下。我用笨方法:背、背、背,读、读、读。把规程和系统图弄得滚瓜烂熟,基本上图纸上的某个阀门,到某条管道的实际距离,我都可以说出八九不离十。那时候的控制系统可没有现在先进,很多数据都是人工去抄表。我话少干活多,抄表及各种操作都抢着去干。慢慢的,数据熟悉了,原理清楚了,专业常识也扎实了,我不但拿下热动专业的考试第一,跨专业的电气专业考试也能拿到第一。靠着努力,我成为单位最年轻的值长。电厂是技术密集型企业,要让老师傅信服,除了有一身过硬的理论常识,还需要丰富的实操和事故处理经验。为了解决自己的经验不足,我依然是用老办法:多学多干多请教。凡是哪位值长有事请假,我都主动申请代班。“技术只有在一次一次实操中,一次一次加班中才能得到提高!”回想初入职场,我就是这样用最笨的方法获取最宝贵的技术财富。记得当我取得集团企业专业技能比武第一名时候,师傅竖起大拇指对我说“你是叻仔!”。那一次,我听懂了:师傅在赞我。

我在粤电干了20多年,有二个选择影响我一辈子:一是2008年黑格尔台风袭击粤西的时,我选择当班并作为一线指挥员,全程指挥台风防控工作。台风中心登陆前夕,茂名地区仅靠茂名电厂机组保供电,我和同事们接到的任务是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保证茂名乙烯厂的用电。当时的茂名乙烯厂二期64万吨/年乙烯扩建工程刚投产不到2年,且国家主要领导人视察后不久,如果这个生产能力达100万吨/年的乙烯厂有什么闪失,对地方经济和形象的影响十分巨大。大家深知:这也是政治任务!虽然已过去10年,但当时的每一个指令,每一次的操作,我现在都还历历在目。在全体同事的配合下,大家最终打赢了这场台风阻击战,为茂名经济立了一功。这次台风,不但锻炼了我的事故应对能力,更加让我深刻认识到安全供电的重要意义。第二件事,就是选择到博贺煤电项目做开荒牛。这几年来,和同事们跑前期、抓安全,无论是码头工程,还是电厂项目,大家都遇到了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:渔民搬迁问题、办理用海使用权证、电厂项目停工整顿、设备冷态保养等等,前前后后困扰着博贺团队,但大家心往一处想、劲往一处使,积小步为大步,取得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胜利。近十年的时间,我和同事们一道,把最美好的青春给了这片博贺蓝,也见证了博贺项目从一片盐田滩涂,慢慢建成现代化的百万电厂。虽然目前项目还没有建成投产,但曙光就在眼前,我觉得大家的辛苦没有白费!

当青春遇上奋斗的时代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。能够用自己的奋斗见证这个伟大的时代,我觉得自己很幸福。我很想和粤电的90后青年人说一句:“作为新时代青年的你们,如果坚持以理想为旗,把身上最鲜活的特质、最固执的态度灌注于电力事业,你们一定也必将是幸福的!”

(文章为根据员工口述整理编写而成)

相关内容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